滚动资讯:

从传统风水观到现代人居环境学的跨越
发布时间:2011-12-04   来源:华声在线衡阳频道  作者:  编辑:
荣获“湖南省第四届优秀社会科学专家”称号、在风水环境观研究领域颇有造诣的学者为我们娓娓道来,讲述了大家所不曾熟知的“风水”文化……

记者:您为什么选择“风水”作为研究方向?它的学术渊源始自何处?

刘沛林:我1991年在北大读研的时候,宗师中国科学院院士侯仁之教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加拿大一个学术代表团到中国访问,在谈及中西方城市的差异时,一位对中国风水有着浓厚兴趣的加拿大籍教授说,“东亚的城市规划大都是风水思想占主导,风水思想在中国古代城市规划中起着主导和核心的作用,你们应该多加研究。”这位教授想到一所大学去了解中国风水研究情况,可内地的大学根本没有研究风水的,结果这位教授率代表团跑到香港一所大学求索中国风水。外国学者都这么关注中国风水,中国的学者为什么不可以研究呢?!老先生建议我可在这方面作些尝试。

导师的建议触动了我几年前烙在心中的一次令人震撼的考察。1988年,我带着师院地理系的学生到桂林东北部的靖江王陵做地理考察。桂林市区和周边属于喀斯特地貌,岩石裸露,土层浅薄,植被稀少,可是在靖江王陵所处的尧山一带却有着不一样的自然景观,红壤遍布,土层深厚,植被茂盛,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我知道,靖江王陵是明代的陵寝,明代的建筑很注重“风水”,何况是王陵。我们在后来的考察中发现,这一带处在一个三面环山的大型马蹄形凹地中,主峰内侧的山麓地带存在一个明显的地下基岩的断层,地下水丰富,并沿着一个斜面往下排泄,直抵漓江,导致这一区域形成良好的水循环,这一环境在当地是独一无二的。地形合理,土壤深厚,有机水循环不断,形成有利的生态环境和小气候环境,这就是当时的“风水”。我发现古人所追求的风水与良好生态环境紧密相连,很有特色,是景观生态学的重要研究内容。我是学地理专业的,对生态学和环境学有一定的专业基础,经大师一指点,我便开始尝试着对中国古代的风水做系统研究。

记者:您眼中的风水学概念与平常老百姓谈论的“风水”有什么联系与区别?

刘沛林:中国的风水观就是一种环境观。风水产生之初,人们的初衷是寻求一种便于生存的栖身之地。随着人类改造自然能力的提高,栖身的概念逐渐转变为舒适环境的概念。因此,追求理想的居住环境和生存环境一直是风水的主旋律,也是人类发展的永恒主题。

在中国,真正从学术的角度来研究风水的很少。很多人研究风水没有多大成效,主要是没有跳出传统的思维框架,多数人是在“嚼别人嚼过的馍”,根本没有从传统的玄学、堪舆学的模式中走出来,总是让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而不是将深奥、晦涩的问题简单化,有的人甚至自封流派,冠以虚名,让本来就鱼目混杂的传统风水学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很少有人从现代科学的视角来认真分析风水学的科学成分和合理内核。

许多人一提起风水,就想到《周易》、《八卦》和阴阳五行学说,这种传统的风水听起来好像很玄,让人越弄越迷糊。传统的风水总是围绕玄学、堪舆学打转转,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这样当然就最好骗人了。我讲的风水与大家期待的风水不一样。作为一个学者,我首先从科学的角度来审视风水。我是从环境学、地理学、生态学和文化景观学的角度来做综合性探讨的,着力将科学的东西挖掘出来,用科学的思维去解析,解不清的就不解。其次从艺术、美学的角度去研究风水,比如,古代风水注重环境格局的景观效果,讲究空间要素的美观组合,强调虚实空间的私密效果(如办公桌、床不对着门摆放,现在人也是如此)。再次,从文化、哲学等方面来研究风水,人居环境学这一概念远远超过了“风水”的概念,我将“诗意地栖居”哲学理念引入到了人居环境学,使人居环境学的内涵从侧重技术层面提升到关注人文层面和哲学层面。从风水到人居环境,这就挖掘出了风水的真正内涵,让大家科学地认识风水学,提炼其合理的内核和有用的成分,从而为生产和生活服务。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