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在图像与写实之间——当代写实油画创作方法谈
发布时间:2017-06-23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桂小虎  编辑:华生

  作者:桂小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

  由于各类图片、影像等资料获取的便捷,写实画家在创作中运用照片已是十分常见的现象。然而,在创作中运用照片给写实油画带来的影响犹如一把双刃剑,它一方面可以使画家利用这一便利作为辅助,进行高难度、高水平的创作,另一方面,有相当多的写实画家出于各种原因,被动抄袭描摹照片,使画面呈现机械图像的特质,导致写实油画的艺术魅力和价值几乎丧失殆尽。因此,作为当代写实油画的实践者,我们都面临着在创作中如何运用照片的问题。

在图像与写实之间——当代写实油画创作方法谈

新妆(油画)桂小虎

  众所周知,写实油画创作的根基是建立在“自然”基础之上的,离开了“自然”这一母题,写实油画就无从谈起。照片只是对自然机械被动的再现,是自然的模拟体。而艺术家源于自然创作出的作品中则是凝聚了丰富的个人情感和艺术思想,展现了个人在题材选择、造型处理和表现技巧等方面的独特性。写实油画的艺术魅力和价值也正是在这些富有个性特征的艺术表现中得以体现。

在图像与写实之间——当代写实油画创作方法谈

守望岜沙(油画)桂小虎

  我们从西方写实油画发展的历程中可以看到,自文艺复兴以来,一代代画家从“自然”中获取灵感和艺术形象,以“如其所是”的观看立场,运用精湛的写实技巧,经由写生,逐步实现对大自然的“真实再现”,形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欧洲写实油画。相对于描摹照片的简易与粗陋,传统写实油画,无论是肖像、风景还是大型创作,都是艺术家面对真人真景的直接写生,或是运用源自写生而练就的高超技艺依据速写素材或想象进行创作,其艰深与难度、奥妙与境界都在其中得以体现。虽然自19世纪中叶摄影术发明以来,写实画家就已开始将照片运用于自己的创作中,但是,在如何运用照片的问题上,中外杰出艺术家的创作实践向人们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典范。19世纪法国现实主义油画大师库尔贝的名作《画室》中站立的女人体就参照了当时的摄影图片,尽管如此,女人体丰厚饱满的造型意味和油画表现语言,则来自库尔贝面对真人的写生经验。画家陈丹青在2001年创作的《国学研究院》中对五位国学大师形象的塑造,是根据素材照片找来接近的模特装扮写生,以寻找现场的真实感,然后在此基础上参照照片的一些细节进行创作,并非仅仅依据照片绘制完成。这些艺术家在创作中运用照片的宝贵经验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学习。

  近些年我创作了数件写实风格的少数民族题材油画作品。在创作过程中,我时常会根据需要运用照片辅助创作,在如何运用照片的问题上,颇有心得。我国各少数民族地区因地域与文化上的差异,形成了各具特色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为了真切感受和体验少数民族地区人们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我多次奔赴西藏、内蒙古、贵州等地体验生活,挖掘创作素材。每到一处,我都会利用一切条件进行写生,一方面收集素材,一方面捕捉现场的真实气氛和效果。如果没有条件写生,我就在拍摄照片的基础上,用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某种感受和绘画性色彩记忆。

  我的油画《新妆》参加了“纪念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画面捕捉了几位年轻的藏族母亲带着孩子们在小商店里选购服装的场面,表现了新时代西藏人民的生活状态。在构图时,我参照了在拉萨街头拍摄的照片和一些现场写生。由于原有照片中的人物组合比较松散,很难构成一幅完整的作品,我在大量的速写和照片中选取最有画意的人物形象和动态,并进行了新的构成安排,以符合画面表现的需要。在色彩方面,现实场景中母亲们的衣服原是比较灰暗、单调的色彩,难以形成富有表现力的色彩效果。为了使画面的色调更富有油画的色彩美感,我将写生中的一些人物服装色彩挪移到画面中,形成了目前更有油画意味的色彩组合。鉴于写实油画在刻画人物时必须做到具体深入,而现场写生很难做到这一点,因此在创作这件作品时,我将现场写生和照片同时展开,画面中的色彩主要依据写生,细节刻画部分则参照照片。在画面整体气氛的把握和各部分的塑造与刻画过程中,始终坚持运用传统写实油画表现的语言及技巧,以避免因被动描摹照片而导致的写实油画表现力的丧失。

  《守望岜沙》是我2013年随中国美术家协会采风团赴贵州体验生活后完成的作品。此次贵州之行,我们去了黔东南的多个地方。贵州独特的自然景观、绚丽多彩的民族风情以及古老悠久的民族文化给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其中岜沙苗族村寨位于贵州省从江县城南6公里处月亮山麓林海中,这里的人们至今保留着佩带火枪、镰刀剃头、祭拜古树等古老的生活习俗。岜沙苗寨被誉为“阳光下最后一个枪手部落”。在大量的素材中,我最终选取了五位佩带火枪的岜沙汉子,以群像的形式加以表现。为了充分表现出当时的印象和感受,我依据现场写生和照片以及文字记录,画了若干张变体画,反复推敲人物组合关系、空间关系以及色彩关系。最终确定了以纪念碑式的构图、单纯的色调、柔和的光影效果和富有张力的造型来表现这一组群像。在绘制过程中,我力求在控制好整体画面效果的前提下,充分刻画出岜沙汉子相貌和性格上的特点。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我先参照收集的各类素材,画了单个的头像练习,仔细推敲笔、色、形、意等问题,为大画的绘制作准备。有了较为充分的前期准备工作,正式绘制时就能做到胸有成竹,进展也很顺利,基本达到了预期的目标。《守望岜沙》获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展银质奖。

  在不断的学习和实践中,我更深切地认识到,历经数百年积淀而形成的写实油画的创作方法和表现技巧,需要创作者投入巨大的精力潜心学习和研究。同时,在学习过程中,如何找到具有时代特征、民族特色和个人特点的表现方式,能否以敏感的眼光去捕捉和表现那些令人难忘的人物和事件?在图像泛滥的今天,如何更好地运用照片和图像创作出高水平的写实油画作品?这些仍是今后在实践中要进一步解决好的问题。

  《光明日报》( 2017年06月22日 12版)


华声在线永州频道 华声在线张家界频道 华声在线益阳频道 华声在线郴州频道 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华声在线株洲频道 华声在线娄底频道 华声在线邵阳频道 华声在线湘潭频道 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华声杂志 科教新报 三湘都市报 长沙网 华声论坛 湖南在线 华声在线 湖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