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母亲的夏花
发布时间:2018-07-26   来源:北方新报  作者:何小琼  编辑:张超

  盛夏,空气是闷热的,扑面而来的是滚滚热浪,下的雨,也夹杂着热气。人也会变得慵懒,仿佛那是夏天惹的祸。树上的蝉,拼命在歌唱,只为竭尽全力,无怨无悔。还有叽叽喳喳的小鸟,无视夏的酷热,依旧婉转轻唱。倒也增添几分乐趣,让人暂时抛开对热的抱怨。

  夏,一向没有春讨巧。春的明媚、芳香,让花争奇斗艳;夏也不如秋让人欢喜,秋是丰实华美的季节,有着别致的韵味;夏更缺少了冬的内敛,冬永远像温润的少妇,有着属于它的风情。但我还是喜欢夏,它有它的好。

  泰戈尔在《生如夏花》中写道:“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夏,有着永远的热烈和奔放,仿佛它的存在就是为了绽放,绽放得那么彻底,那么绚烂。也只有夏,才配得上象征燃烧的生命。其实,四季中,只有夏最懂生命的意义和存在的意义,不会浑浑噩噩得过且过。生如夏花,死如秋叶。秋,不但是丰实华美的季节,同样也代表着秋叶的飘落入泥,轻盈、淡然面对生命中的归属地。秋的来临,叶的飘零,不代表消逝,是在等待下一个轮回。无声无息的轮回,却有着震撼人的力量和美。

  记得年少时,母亲最喜欢花,只种春夏两季。夏天的花,比起春天的花,少了些妩媚和多情,也没有那么娉婷多姿。但母亲却就喜欢夏天的那种花,细心地摆弄,傍晚准时浇水,除草,松土。那花有淡粉色,有白色,香味极淡。要凑上前去,放在鼻子底下才闻得到。这花却在太阳最强的时候绽放,迎着烈日吹着热风,纵然叶子被晒得有些卷曲,花儿依然伫立着。

  我曾经问过母亲:“春天的花多美啊,您为什么独独喜欢这种夏天开的花,花太小也不香。”母亲淡然一笑说:“能在夏天的时候开的花,是最坚强的,花虽然小,但不用和春天的花争艳,多好。”当时幼年的我,听得若有所思。

  长大之后,我到外地读书,再也没看到过母亲喜欢的这种花。学校里有花坛,一到开花季节,百花争艳,但我思念的是母亲的夏花。那么小,却在我心里根深蒂固地生长着。夏还有荷花、百合、牡丹,于我而言,它们太过艳丽,太过大,太美,显得招摇。唯有我心中的小花,小,却有着生命的渴望,从来不畏惧夏的炎热,也不向往清凉。只迎着夏的热烈,一直开一直开……文/何小琼


华声在线永州频道 华声在线张家界频道 华声在线益阳频道 华声在线郴州频道 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华声在线株洲频道 华声在线娄底频道 华声在线邵阳频道 华声在线湘潭频道 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华声杂志 科教新报 三湘都市报 长沙网 华声论坛 湖南在线 华声在线 湖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