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恋恋丝瓜香
发布时间:2018-07-26   来源:北方新报  作者:姚秦川  编辑:张超

  晚饭过后,夕阳西下,热逐渐散去,躲避了一天高温的人们纷纷走出房间。

  此时,当最后一抹夕阳,打在我家院子里那棵茂密的丝瓜藤上的时候,我会准时拿出一张凉席,铺到丝瓜架的下面,供家人乘凉之用。

  抬头望去,满藤的丝瓜长势良好,它们在夕阳的照耀下,显示出前所未有的勃勃生机。一个个果肉饱满的丝瓜,静静地从瓜蔓上垂下来,像极了大写的感叹号。仔细看,丝瓜的表面泛着诱人的翠绿,细长的纹理清晰可见。有时候,一两只蝴蝶停留在尚未褪去的花蒂上面,稍作休息,便飞得不知去向。

  晚饭,我们喝着稀饭,就着母亲做的丝瓜炒鸡蛋,吃得满口生津。丝瓜是我亲自挑选的,细细长长的3根,嫩得能掐出水儿来。平常,我们是难得能吃上一顿丝瓜炒鸡蛋,只有等到在县城打工的父亲回来后,我们才能打一回牙祭。

  除了喜食丝瓜外,我最喜欢的,便是丝瓜开花的日子。那明艳洁净的花朵黄灿灿的,大大方方,开满了庭院,有一种田园之美。墙内墙外绿色盈盈,花香荡荡,蝶来蜂往,嗡嗡嘤嘤,像小院里逢盛会,赶年集,热闹非凡。

  有一根丝蔓,竟昂着头托举着一朵花儿,调皮地爬到我睡觉的窗前。打开窗,清风悠悠,鸟飞蝴舞,让我的五脏六腑沁透了花香。

  丝瓜的花期并不长,最多十来天的时间。听村里有的人说,新鲜的丝瓜花也可用来做菜,味道还不错。不过,在我们家,从来没用丝瓜花做过一次菜。我总是在想,多半是母亲不会做的缘故吧!

  当鲜嫩的花儿逐级淡去,此时,那些花儿便孕育出了毛茸茸的瓜妞,在微风中摇摇荡荡打着秋千,煞是可爱。它的发育之快令人惊叹,一夜之间,就好像长大了。

  长大后,读了一些书,知道齐白石老人酷爱画丝瓜,最著名的是《丝瓜蜜蜂》《丝瓜昆虫》《丝瓜蜻蜓》。他将大自然的植物与昆虫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构图清新,相映成趣,表现了和谐相依,点滴成趣的快乐与美好。

  朴实平淡的丝瓜在白石老人的笔下富有生机,在昆虫的衬托下具有了灵性。想着,某天若能亲手画一幅《丝瓜图》挂在屋内,该是件一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呀!

  在房前屋后,种丝瓜是一种淡定温和的生活方式,一种超脱世俗的简约,一种执着朴素的眷恋。台湾作家龙应台说:“丝瓜对人而言是个象征,它最土最容易种。可是,你需要不离开,你得留在那儿,不再走了不再漂荡才会种的东西。”

  老了,我也愿意过那种悠然的田园生活。土地不必太多,房前屋后播下几粒种子,锄草施肥,浇水搭架,看枝蔓慢慢爬上架,丝瓜渐渐长大,坦然自得地享受着人间美好。(文/姚秦川)


华声在线永州频道 华声在线张家界频道 华声在线益阳频道 华声在线郴州频道 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华声在线株洲频道 华声在线娄底频道 华声在线邵阳频道 华声在线湘潭频道 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华声杂志 科教新报 三湘都市报 长沙网 华声论坛 湖南在线 华声在线 湖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