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一种野性的生长 ——读祝塘小说《财哥的第一次婚姻》
发布时间:2012-03-30   来源:  作者:  编辑:

一种野性的生长
——读祝塘小说《财哥的第一次婚姻》

      
/魏剑美(湖南师范大学教授、知名杂文家、小说家)

诚实地讲,我对网络文学并不了解。
   
这样说,没有丝毫的小觑与轻慢。恰恰相反,而是因为敬畏。
  我敬畏的是其繁芜杂乱中所蕴含的无限可能。
  看惯了作家们正儿八经的庙堂文学,尤其是获国家大奖、被写进文学史的所谓主流之作,我总忍不住自问:到底是生活在按作家的指引延续,还是作品只配也只能做为生活的影像?
  或许正是基于这样一种思考,韩少功在《马桥词典》才采用词典这样一种看上去冰冷的方式,力图避免作者对人物和事件的主观选择——事实上无论小说还是新闻所反应的常常都不是世界本身而是作者所希望呈现的世界。
  据说祝塘的小说首先是在网络中引起关注的。“高手在民间”这个说法我是非常赞同的,在我对网络文学有限的涉猎中,也多次被一些网络小说残酷逼真的世相状摹、栩栩如生的人物刻画、大胆出位的艺术手法所震撼。《财哥的第一次婚姻》同样具有这样一种野性的力量。在其营造的熟悉而又新奇的小说语境中,你不知不觉被诱惑、被吸引、被套牢,从而欲罢不能地一气读完,然而读完后又不禁有些怅然:怎么就结尾了?接下去财哥会怎样呢?霞婆呢?吕风呢?谁也回答不上来,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曾经在我们的身边出现过,闪耀过,擦肩而过过。可以说,正是祝塘小说在提示着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时代记忆,事的记忆,人的记忆,还有,一种情怀、情绪和情感的记忆。
  《商场野史》、《闯荡江湖的日子》、《我在广州赚钱》无一不在做着这种时代记录和世相提示。如果我们同意“小说是一个民族的心灵秘史”,那就不能不承认正是祝塘这样来自民间的近乎原生态的写作方式为我们这个民族提供着一份原始粗犷逼真的第一手史料。
  以财哥为例,生长在闭塞村庄的他实在不过是亿万中国农民中最普通的一个。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怀揣梦想(这梦想实在也并不高远,不过是想让日子过得稍微好一点点而已)跟着舅舅蒋老板来到城里搞基建,没想到没日没夜的卖命加贴钱,等来的却是刘大刚精心设计的一场骗局。人生是如此的残酷,现实中多少财哥被骗了又能如何?城市的诱惑从来都为憨厚朴实的乡下人准备着一个又一个圈套和陷阱。但作为小说人物的财哥幸运就幸运在他不仅有着骨子深处的韧性与勇毅,还有着一个更为大胆野性的婆娘霞婆。你不按规则出牌我也不按规则出牌,棋出险招的霞婆不仅帮助财哥起死回生,还成功制服了奸猾耍赖的刘大刚。然而,正是在这一博弈过程中,无论霞婆还是财哥,都不知不觉中走向了当初那个朴实诚恳的自己的对立面,慢慢成为了新的对农民和弱势高人一等的“城里人”。于是,人性中的另一面开始膨胀,与此同时,心灵的寄托却日益虚幻。完成原始积累的第一代富人、老板们,其财富品质和精神追求成为一个新的话题。
  祝塘小说的语言和人物都是野性的,鲜活的,沾带着浓郁的生活气息,而且融入了大量地方文化色彩。这一点与风格独标的知名作家何顿不谋而合。但何顿更多是将目光盯在本身置身大都市的市井小民,祝塘的笔下人物则更多是由村庄冒然闯入城市的年轻人。与前者随世浮游的状态不同,这些闯入都市的农村人因为一开始就有着明确而强烈的目的性,所以展示出更为执拗的个性,更为敏感的内心,更为直接的物质诉求,也因而呈现更为诡谲多变的命运可能。与何顿一样,祝塘是个编排故事和讲述故事的好手,其笔下情节不仅精彩传神,而且非常细腻,既有强烈的生活质感,又有精巧的艺术提炼。“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正是从这一意义出发,我对祝塘有着更高的期待。我相信,以他的生活底蕴、艺术感觉以及对文学和自我内心的忠实,他完全可以展示出更为野性也更为强势的拔节之姿,尤其是在我们这样一个思想贫瘠而只有花朵分外招摇的时代。
     
如果说对祝塘有什么建议的话,我个人以为那些关于民俗和传统文化的介绍文字不必用单独的篇幅列出,不妨有机地融入到小说中去。终究这不是雨果写《悲惨世界》的年代了。我相信,随着境界的不断拓展,技法的不断娴熟,祝塘先生一定会写出融思辨理性、地域文化和民俗色彩于一体的艺术精品。
     
我愿意和更多的读者一起拭目以待。(湖南作家网)

华声在线永州频道 华声在线张家界频道 华声在线益阳频道 华声在线郴州频道 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华声在线株洲频道 华声在线娄底频道 华声在线邵阳频道 华声在线湘潭频道 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华声杂志 科教新报 三湘都市报 长沙网 华声论坛 湖南在线 华声在线 湖南日报 华声在线湘西频道 华声在线怀化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