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神秘商人王耀辉的艺术品生财之道
发布时间:2012-06-14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  编辑:

黄庭坚的《砥柱铭》经过70轮竞价以4.368亿元天价成交。竞得者雅盈堂公司拍得这幅作品时距离注册成立不到两个月。

王耀辉利用拍卖市场不透明的交易制度,抬高艺术品价格,再以此作为抵押物发行信托产品基金,进行大量融资。

一家掌管着近10亿信托基金的公司,却没有公司网站,甚至无法寻找到其办公地点。

这家公司就是北京雅盈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公司法定代表人高潮,公司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而根据国内最大的信托发行第三方平台恒天财富提供的一份材料,雅盈堂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地产项目蓝色港湾的老板王耀辉——农行杨琨案的涉案主角之一。

王耀辉构筑了一个庞大的灰色产业帝国——中辉系列企业。业务涉及房地产界、商界、金融界和文化艺术界,其“善于融资,玩空手道”的财技也为业界所知。

王氏庞大商业帝国依赖两个融资渠道,一方面借助杨琨向农行获取巨额贷款;另一方面,雅盈堂则成为王耀辉旗下至关重要的艺术品运作和信托融资平台。

通过雅盈堂,王耀辉在艺术品市场大施空手套白狼的“财技”。 一位拍卖界知情人士透露:王耀辉利用拍卖市场不透明的交易制度,联合交易方虚抬艺术品价格,再以此艺术品作为抵押物,发行信托产品和基金,达到扩大融资规模和套取资金的目的,套取的资金往往被挪用于房地产以及偿还赌债。

拍的艺术品我从来没见过

“我们只是做研究,拍什么不是我们决定的。”曾任雅盈堂副总经理的杨桂思说,“他们拍的艺术品我从来没见过。”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起,雅盈堂曾相继通过吉林信托、国投信托和北京信托,发行3只总额为9.4亿元的艺术品信托产品。

在《投资有道》杂志发布的2011年中国艺术品基金排行榜中,这家20104月才注册成立的公司位居第二。

而事实上,这家管理着庞大资金规模的艺术品基金公司几乎是一个空壳。

南方周末记者于2012611日来到雅盈堂公开的办公地时,大厦工作人员告知,雅盈堂已于2011年初搬离,“公司在这里只呆了几个月”,此后一直没有设新的办公地点。

恒天财富2011年提供的上述材料曾列出王博等五人组成的投资管理团队及八名国内知名文物专家组成的顾问团队。

根据上述材料的描 述,投资团队均拥有高学历背景和“较丰富的艺术品投资管理经验”,但除了雅盈堂副总经理兼艺术品研究总监杨桂思外,其余四人均未在网络上留有相关信息。而 国内知名文物鉴定专家龚继遂、尹吉男则表示对自己被列为雅盈堂顾问“毫不知情”,甚至“不曾听过这家公司”。

据杨桂思回忆,她20096月从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硕士毕业后,应聘成为雅盈堂的“副总经理”,在公司工作一年左右后辞职。为“艺术品研究总监”,她当时的工作内容是,招聘艺术品研究员,研究拍卖市场的拍品,写报告供公司领导高潮参考。

“我们只是做研究,拍什么不是我们决定的。”杨桂思说,“他们拍的艺术品我从来没见过。”

杨桂思以“公司要求保密”为由拒绝提供雅盈堂其他工作人员的联系方式。

一位熟悉王耀辉及雅盈堂的拍卖界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王耀辉“并不懂艺术品收藏”,他常年雇一个人到拍卖行扫货。至于此操盘手是否懂艺术品收藏,上述人士称“谁在拍卖行呆久了,都能算懂的了”。

这意味着,雅盈堂公司号称的阵容庞大的投资、顾问团队形同虚设,信托公司只充当资金通道的功能,近十亿的信托资金最终能否完成预期收益,就维系在王耀辉雇来的扫货人的手中,而信托投资者对此却并不知情。

兑付危机

2011年以来雅盈堂拖欠北京几家大拍卖行的货款已高达数亿元。南方周末记者查阅财务数据显示,雅盈堂在20116月至12月期间有5.8亿元的去向成谜。“他的资金有其他用途,也极可能通过虚拍藏品,以达到融资的目的。”

20101229,雅盈堂通过国投信托发行“国投飞龙艺术品基金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资1.5亿元,期限2年。该项信托计划更多信息被国投信托网站加密。

2011331,雅盈堂又通过北京信托发行“盛藏财富·宝腾一号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资金“全部用于购买书画类艺术品”,通过“拍卖转让等方式实现收益”。北京信托的这份信托计划在发行之初只募集到资金7392万元,后于6月又扩募至3.4亿元。

该信托季度管理报告显示,20117月前,该信托募集的3.4亿元已全部用于购买18件书画作品。

但一位熟悉雅盈堂的拍卖界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1年以来雅盈堂拖欠北京几家大拍卖行的货款已高达数亿元,“北京这些大公司都找不到他,他已经宣告不付款了。”

据上述人士介绍,雅盈堂在2010年都是结清货款的,但从2011年起,就开始拖欠货款。仅以该人士所在拍卖公司为例,雅盈堂拍下的八成藏品至今没有付款。

“我们之前要起诉他,努力过很多回。谁知道他被抓起来了。”上述人士说。

吉林信托公布的“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2012年第一季度管理报告”中宣称,雅盈堂2010年购入拍品的总额在12亿元以上,2011年的购入总额在7亿元以上。

而事实上,因为没有结清款项,雅盈堂对外宣称所拍下的藏品实际并未为公司所有。

恒天财富曾为北京信托发行的上述计划提供过一份推介材料,该材料曾以“成功案例”为名列举了雅盈堂投资的数项千万元以上级别的藏品。

而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于201110月发布的《2010年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统计公报》披露了2010年全国范围内所有1000万元以上(含)成交拍品信息。

南方周末记者比照上述两份材料后发现,在雅盈堂所称拍得的5件重量级藏品中,就有两件——总计价值1.1亿元的齐白石《花卉》四屏画和张大千《青山绿水图》——完全未在成交拍品名录中出现,而其余三幅作品显示已结清款项。

“他的资金有其他用途,也极可能通过虚拍藏品,以达到融资的目的。”上述知情人士说。

吉林信托曾不定期在其网站发布雅盈堂信托计划的运营报告,并选择性地披露了雅盈堂的部分财务数据。

南方周末记者通过查阅相关三份财务数据后发现,雅盈堂的财务数据与上述事实基本吻合。自201012月至20113月间,公司总资产锐减近四成,约5.8亿元。其后总资产又大幅上升,仅20116月至12月期间,总资产增幅就达5亿,增长近一半,但此期间存货仅增加3.7%,货币资金仅增加800万元,且管理报告披露“期间无任何经营利润”,这意味着那5.8亿元基本没有用在购置存货上,去向成谜。

而其负债数据基本由其他应付款构成,高达16.5亿元。雅盈堂先后通过信托募资9.4亿元,剩下7亿元资金缺口。

争议天价拍卖

外界普遍质疑的是,“突然冒出来的”雅盈堂公司并非真的财大气粗,而是擅长“空手套白狼”的财技——王耀辉利用的是拍下大宗藏品后长达数个月的付款期。

2010929,雅盈堂通过吉林信托发行了一款“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资4.5亿元,年收益率8%。信托计划显示,质押物为北宋书法家黄庭坚的作品《砥柱铭》。

正是《砥柱铭》在当年引起艺术品收藏圈震动。

事实上,三个月之前,在国内一场春季拍卖会上,中国艺术品拍卖成交价的世界纪录首次在国内诞生。创造纪录的正是黄庭坚的这幅经过70轮竞价、以4.368亿元天价成交的作品。

而这条质押条款也让竞得者雅盈堂公司浮出水面,其拍得天价作品时距离注册成立不到两个月。

外界普遍质疑的是,“突然冒出来的”雅盈堂公司并非真的财大气粗,而是擅长“空手套白狼”的财技——王耀辉利用的是拍下大宗藏品后长达数个月的付款期。

根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2010408件上千万元成交拍品中,截至填报日2011430日,只有237件拍品完成结算,结算率仅为58.09%

此后该信托计划的季度管理报告也显示,这笔募集资金,部分用在了支付2010年春拍艺术品的款项上,一部分资金支付给了一家拍卖公司。

另一个疑点是,按照惯例,艺术品质押的折价率通常在50%,也就是说,拿已经结清款项的《砥柱铭》来抵押,融资金额也只能达到2亿元。但事实是,即便除去雅盈堂因增信而自己认购的1.5亿元资金,折价率也仅为30%多。

吉林信托在信托计划公告中解释称,“作为还款来源,《砥柱铭》未来的交易价格将远远高于本信托计划发行额度,因此还款较有保证。”

但事实上,这幅由日本流入台湾最后在内地市场拍卖的《砥柱铭》,一直饱受赝品和“假拍”的非议。

众多书法界人士质疑该作“错字连篇”,而台北故宫博物院学者傅申、黄庭坚研究专家黄君则撰文力挺其为真迹。

直到不久前,日本大阪市立陶瓷美术馆名誉馆长伊藤郁太郎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仍直言,“我接触的90%日本专家认为《砥柱铭》是假的,而100%认为2010年拍出天价的黄庭坚《砥柱铭》是不对的。”

而有媒体先后援引知情人士披露称,这幅《砥柱铭》当年实际成交价格仅为8000万元,而名义上的四亿多元天价实为“多方精心制造的局”。

华声在线永州频道 华声在线张家界频道 华声在线益阳频道 华声在线郴州频道 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华声在线株洲频道 华声在线娄底频道 华声在线邵阳频道 华声在线湘潭频道 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华声杂志 科教新报 三湘都市报 长沙网 华声论坛 湖南在线 华声在线 湖南日报 华声在线湘西频道 华声在线怀化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