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黑河,由西继而向北的行走
发布时间:2013-02-02   来源:新华网  作者:董培勤  编辑:

  黑河,由西继而向北的行走——在一条注入西部大漠的内陆河身边

  文/董培勤

  题记

  额济纳,又名亦集乃,在内蒙古最西部,与甘肃省酒泉市毗邻。从称二里子河算起,这里就是绥新路上一个重要的驿站了。当年戈壁摊上饥肠辘辘的行旅,渴盼着一盆炭火,一碗热茶,一碗老揪面,要有几根沙葱那就更好了。那年月,出门就是受罪,全是为了谋生。

  旅人中,有一位叫范长江,坐着大卡车来到额济纳。几十年后,没想到这位文化布衣,竟是建国后首任新华社总编辑,人民日报社社长呢。

  当年范老站在黑河边,久久伫立,不忍离去,他沉思着什么呢。

  1

  这片土地的精神和脾气是从唐诗宋词流淌出来的,是范长江笔下挥洒出来的,是从居延海涟漪洇润开来的,是胡杨斑驳的色彩一块一块堆积出来的。

  真正实现了“风生水起”的传神描述。

  过去额旗人烧个煤不容易,家户门上的梭梭红柳垛子视为财富和炫耀。而今,策克口岸的煤山危乎高哉,东路南路,铁路旱路,拉煤的重载巨卡象一节节火车皮一般地动山摇,把薄亮亮窄稀稀的公路压得颤颤悠悠的,两个车的反光镜时常出轨接个吻,气得主人吹胡子瞪眼睛啥的。

  2

  黑河,古称弱水。它从源头消融,历经冰清玉洁,告别了人们敬畏的祁连山(行政属青海省祁连县),过临泽越肃南走山丹跨张掖渡金塔,风尘仆仆一路走来,扑进嘎顺诺尔和居延诺尔怀抱的。长度821公里,流经6.9万平方公里,年径流量36.29万立方米,这便是黑河的平淡履历。它仅次于第一大内陆河塔里木河,居中国次席。经过十年分水,年有五亿立方米黑河水流入额济纳,滋润这里的干涸和期盼,让胡杨又活了过来,让大头鱼又摆动着漂亮的尾巴,展示这片绿洲的活力,也让那些吃货欲罢不能。

  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其中滋味,恐怕是当年力主分水的年羹尧大将亦始料未及的,那就是孕育了一片仙境,造化了一个飞天的平台和一个内陆口岸。当年,唐宋诗人皆倾拜于斯,笔走偏锋,情涌笔端,吟哦于天地间,泣鬼神于心灵,在涟漪间让古居延成为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居延汉筒便是佐证,苏武牧羊的故事让额济纳缭绕在祥云般浪漫间。

  我常想,幸亏黑河在策克附近神奇地停下了脚步,成就了居延海的千古传奇。若再往北走几步,它就是一条国际河流了。

  那些年,那些日子,我是沿着黑河的方向,沿着河水的走向,一步一步贴近它的棉花和哈密瓜和胡杨那种沧桑的叶片的。离了河水,其它真的无从谈起了。

  我走了鼎新,去了大庄子,看了东风水库,远眺了飞鹰山。

  当黑河从祁连山涌出喷涌着翻卷着,我就知道这会是怎样一个不可思议,千百年来吸引着王维们的月光,还有大雁一样每年如期而至的车流,旅人们执拗的行走。

  朝圣般。

  黑河水的走向是向西又北,这在中国河流中亦绝无仅有。

  3

  是胡曾那首脍炙人口的《吟居延海》,让我知道了居延海三个字。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一次去额济纳的时候,居延海已是一片干涸了的凹地。风乍起,疑是故人相思泪。那时,胡杨林是很沧桑的,斑驳的,落寞的。

  后来,便听说来水了,古老的鱼籽瞬间又活了。到后来便品尝到唾涎久矣的大头鱼,脆脆的原味,爽口,硬是唇齿留香,是渴盼了多年的老味道。

  一步一趋。

  引领我目光前行的是胡杨,还有老黑风口的胡杨留下的庞大身影,这是绿洲中最昂扬的生命了,

  这种神奇且极富生命力的树种,把一方绿色托附给了世界,被人们众口铄金般誉为天堂和仙境,给了世人千里迢迢叩拜额济纳一个理由。那些胡杨流金的日子,一万多人口的额济纳,涌入十万多游人,人头攒动,盛况空前,近乎井喷。

  范长江早在八十年前就看中了额济纳的胡杨林,认为这里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他的精准予言变成了现实。这就是他的不一般。在胡杨林中,范老去了丛林中的宫殿(一群蒙古包),拜见了塔旺扎布先生,领略了奇异的二里子河风光,在土著居民苏牧羊和老杜的向导下,啖着羊肉沙葱揪面,拉着骆驼风餐露宿,从亦集乃走到了定远营城门下。听我的朋友姚思泰说,老杜的后人还在。思泰搞文史多年,又是额旗长大的,常对我说起这件事。

 1  2  3 [下一页]
华声在线永州频道 华声在线张家界频道 华声在线益阳频道 华声在线郴州频道 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华声在线株洲频道 华声在线娄底频道 华声在线邵阳频道 华声在线湘潭频道 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华声杂志 科教新报 三湘都市报 长沙网 华声论坛 湖南在线 华声在线 湖南日报 华声在线湘西频道 华声在线怀化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