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我在雨中漫步
发布时间:2013-03-14   来源:华声在线衡阳频道  作者:朱昌盛  编辑:

  姗姗来迟昆明雨

  得天独厚四季春

  昆明的雨季姗姗来迟,于滚滚年轮里错乱四季,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经年可赏日月同明的壮观景象,彩云悠悠,蓝天碧水,芳草鲜美,气候宜人,雨后彩虹,宛如五彩缤纷的活龙,富有诗情画意与灵性!

  昆明雨季被天公安排于夏季,七月流火的江南亦无奈唏嘘,岂敢炫耀烟雨濛濛的春颜!

  仲夏的微风,漫不经心地将彩云染色,浩瀚水墨润透高原彩云,如同漫天漂浮的灰绸,夜以继日地嬉戏温柔的暖阳,隐约的星河,朦胧的月光!云卷云舒,风清气爽。飘逸的灰绸时常被徐徐清风划破,导致天公偷弹的清泪毫不遮掩地滚落,老农说是久盼的甘露;孩童说是绵绵不绝的雨丝;少男少女们说是悲尽兴来的情人泪;风水大师说是天意;众说纷纭,各据其理!画家们眉飞色舞地眺望一蓑烟雨挥毫难以尽兴,再有才情的诗人也不得不掷笔感怀,文字苍白与灵感枯竭,无不赞叹昆明雨季才是真正的人间天堂!

  一曲心雨断人肠

  金童玉女黯韶光

  我在雨中慢步,飘飘扬扬的雨丝含情脉脉地为我免费洗头,几许清凉,几许幽怨,几许春意,几许凄楚与哀伤!淋湿我的心扉。不经意间,骤然怀念起那首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红遍大江南北的《心雨》来,独自徘徊,落花神伤!一曲《心雨》断人肠,金童玉女黯韶光!《李碧华的情歌记事簿》中,再次收录她的原唱歌曲《心雨》后,悄然远离歌坛;卓依婷的金嗓子已经绝音,《电话情思》里我无法追踪她“在水一方”的甜美歌喉,但愿她在忘忧河畔与她心爱的郎君《心雨》对唱;有幸于今年春晚再度欣赏久违的《心雨》,毛宁雄姿英发、人到中年;杨钰莹饱经绯闻,笑靥依旧!唤我发自内心地折服“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名句。

  我在雨中慢步,犹如梦游扑朔迷离的《雨巷》,戴老的神笔,丢走天下才子们梦寐以求望穿秋水的丁香,一川幽深的雨巷啊,令人魂不守舍流连忘返!

  花开花落月依旧

  潮起潮落岁常新

  我在雨中慢步,情不自禁地遥念“珠海渔女”惟妙惟肖的肖像,南海龙王的第七公主小玉龙迷恋红尘,投奔人世,与地位低微的渔夫海鹏结为伉俪,被海里的苍蛟报复,“小珠”命亡情人怀里,“九洲长老”为这人神之间的深情厚爱所感动,赐予“还魂草”救活小珠,海滨的香炉湾繁衍人神混血的子孙,美丽的珠海由此命名。珠海渔女浪漫爱情之传说,从远古奔来,别开生面地开辟一条幽长的情侣路!爱情女神的魅力,每天吸引无数情侣窃窃私语夜未央,流连忘返,几度梦驻!多少婚嫁花车搭载才子佳人排队成龙缓缓巡礼,合影渔女以求赐与真爱的纯度。数年前的春江花月夜,我喜欢于深夜独自一人前往情侣路,观港奥台闪烁的流光,暮色沉沉,水天朦胧,总有流星袭夜空。虽然没有“孤苏城外寒山寺”的静雅,然而可以感受“夜半钟声到客船”的意境!于满眼苍茫中,情不自禁地大声朗诵台湾两位诗歌泰斗的《乡愁》与《边界望乡》,洛夫近年频繁寻根,仍然只是停息衡阳的孤雁,身逢盛世,也许再也写不出当年笑傲诗国的华章!我在雨中漫步,对天长啸惟举泪,遥望南海风云吼!

  杖笔天涯志难酬

  泼墨春秋情未休

  哭泣在心,缘自满目苍凉;指间微凉,因无激情作诗填词。《黄莺儿》词牌被风流才子奇妙开创,独领风骚!数朝后的词客再度苦思,仍然望尘莫及。笑看落花于梦境老是指责与奚落:“昌盛!莫非江郎才尽”?我本就在雨中慢步,有几许惆怅;几许孤独;几许清高;几许冷漠;几许轻狂;几许落魄,咋受得住“横眉冷对千夫指”的笑看落花之挑衅,辩云:“落花兄弟,我们患难相交四十二载,知我者,惟君也,当代文学,浩瀚学海作家飞,轻功了得大师舞!他(她)们尽兴跳霹雳舞,花样百出;对山歌,一呼百应,掌声如雷;入秦楼楚馆,问风花雪月,很专业地为冰雪佳人轻解罗衣,于赤裸裸的胴体上纹身,叫床声不绝于耳,借用朱老的经典语录‘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说鬼故事;演二人转套路;古有插葱装象,今有大兵奇志的双簧;其实许多成名的作家与诗人天生“绵羊音”,咋有秦腔昆曲的唱功?耍猴子的艺人喜欢鸣锣,魔术师依靠道具,入寺僧人与尼姑先拜方丈,我只是一位度尽寂寞长夜敲更的更夫!晓风残月,倦卧古卷,孤灯寒影,断网冷屏(没有网络的电脑)......”

  漫天雨幕淋心扉

  满目苍凉悲离殇

  我在雨中慢步,漫天雨幕淋心扉,十年一记飘泊梦,蓦然回首,归路云锁,此去经年,韶华渐逝。寄滇岁月,有成功的喜悦,有失败的怅惘,这些都顺其自然,无关重要,然而近年亲人的相继病逝,爱莫能助,救而不保,经历一幕幕生离死别的悲惨场面,血泪作墨临棺祭,声嘶力竭长恨歌,遂深切感悟“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近月来,我无勇气用电话安慰哥姐们,深悟三个家庭失去三位当家人的无穷悲痛。但愿勤俭节约肩挑脚磨的二姐夫前往天堂得以清闲;出谋划策助人为乐的大姐夫投奔阴府,一如既往地为无依的冤魂救济柴米油盐;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长侄其君,魂兮归来,常回家看看,堂前有你花甲父母,与岁余爱女。这美其名曰的盘龙江啊,咋就扬不起我那遥远的湘南故园一线小溪的清波?倦踏珠泪的芳草,漫天幽咽哀嚎!尚未攻克的白血病,令世间名医望尘莫及,令千家万户人财两空。君!你若安在,前途无穷!然而英年早逝,叔有疑难可问谁?你二姑中年丧偶,上回惊闻有媒人提亲,我深夜电告:“昌盛只有两位姐姐,两位姐夫,不会再称任何人为姐夫......”你二姑于电话里哭,我在昆明缅怀姐夫们与你,如果大家安在,昌盛何其幸福与无忧无虑,贤侄深知。但愿你在天堂,约同两位德高望重的姑父常回家看看,或梦里会我,拜托!

  独慕春城母亲河

  诗情画意盘龙江

  昆明雨季的雨水并不疯狂,犹如开朗大度的昆明人不喜欢张扬!盘龙江两岸枯燥的杨柳逐渐恢复活力,柔丝飘逸,于城市的喧嚣与坚硬的阳光下绣就一条柔媚的彩练!更如一记灵性的活龙,裹着碧绿的绸袍,终年不息地向高原明珠的滇池游弋,每当雨季,飘飘扬扬的雨帘掀起盘龙江的清波,滚滚叠嶂的涟漪如同游龙的鳞斑!每当玉镜朦胧时,灯火阑珊静伏江底,点燃一江水草,游鱼嬉戏,鸳鸯悄语,两岸杨柳跌宕起伏的的倒影如同动感的墨彩,水鸟误栖,浮云浅醉,构就一副九曲回肠的鲜活画廊!总在雨季,凉风会驮来低沉的暮云,洋洋洒洒地装扮诗意的雨幕!晓风残月下的情侣便窃窃私语于雨中漫步,几许悠闲;几许陶醉;几许羞涩;几许烂漫。犹如幽灵的盘龙江,虽然没有秦淮河赏心悦目情歌悠扬的锦绣画舫,然而拥有四季可观闲情逸致的春江花月景物!

  天涯何处无芳草

  望穿秋水念伊人

  杜牧的《遣怀》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如此有声有色情景交融的画面,秦楼楚馆的常客会纠结为探春的借口,小杜作古千年,哀唱流传万代!我一介山夫,何从深悟诗人的悲怆?于是梦幻般浮想历代运笔如神的文豪,一手牵着书童,一手抱着艺女,方能一气呵成流芳百世的华章。而我,一边忙碌生计,一边咬文嚼字,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忘却昼夜,似水流年,寒灯孤影,呕心沥血,壮志难酬!只得如履薄冰地拼凑零零落落的断章残句,不求广大读者的共鸣,但愿结交一二知音!昆明的雨季来了,便情不自禁地怀念起小桥流水的湘南,犹愤怒与谴责“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的瞎论!名扬天下的石鼓书院,见证“江山自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的定论。曹氏七步成诗,毕竟后继有人!山孤独,隐青天;海枯竭,露礁石!我在雨中惆怅,独自享受风含笑,水含情的凄美,天涯何处无芳草,望穿秋水念伊人。遍地的芳草,尽举晶泪,难觅一张清秀的娇容,在这雨水哭湿的季节啊,无限奔放的作诗激情骤然阳痿!徒恨“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凄楚与苍凉!柳郎走了,带走了风花雪月所有的艺女,仅留下一张张赤身裸体的熟女肖像,漫天飞舞!断肠的词人,诸妓泪葬,孤魂飘泊,情依何处?岂不是时代的悲哀?千古柳词,笑傲风月!

  雨中漫步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晓风残月,杨柳依依。秋水长天总念伊!心静情不已,往事乱心扉。欲携红颜今宵同醉,泪染苍颜,春潮自涨退。空怀微雨燕双飞,谁怜落花人独立?无边风月恩怨男女,滚滚红尘别愁离绪。何堪孤枕,偷弹清泪?一帘幽梦常驻,泪眼婆娑何依?芳草凄凄,寻春梦碎!此时又哼心雨曲,横笛常吹清月落,放歌且唤彩云归。红杏悄解春风语,魂飘滇池夜雨。孤影寒灯对冷屏,犹怀朱颜,柔情似水!若慰佳人情愁,惟托残梦相许。

  2012.07.16草就昆明

华声在线永州频道 华声在线张家界频道 华声在线益阳频道 华声在线郴州频道 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华声在线株洲频道 华声在线娄底频道 华声在线邵阳频道 华声在线湘潭频道 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华声杂志 科教新报 三湘都市报 长沙网 华声论坛 湖南在线 华声在线 湖南日报 华声在线湘西频道 华声在线怀化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