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情也长,路也长,情路好漫长
发布时间:2011-12-23   来源:华声在线衡阳频道  作者:我浪踏来  编辑:

  一

    44岁的中年妇女刘红梅跟一个卖毛衣的青年跑了!

  这是日前发生在柏松化工实业有限公司的重大新闻。

  她这一跑不打紧,立即在全公司炸开了窝。大家都不能容忍,那青年个子矮矮,胖胖墩墩,根本配不上高挑的红梅;就是与她老公王铁流相比,除了年轻十几岁,强不到哪里去。不但没有王铁流帅呆了的鹰勾鼻;也没有王铁流那人人都称好的摄影绝技;即使谈钱,也不一定比王铁流多啊,老王每月都有退休工资,那青年只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需要摆摊糊口的小商人!他凭什么将刘红梅带走呢?

  有人说:“刘红梅一定是被拐骗了。”有人反对说:“都40几岁的的人了,不是自己愿意,怎么可能被拐骗?”

  有人说:“这是王铁流的报应。谁让他把人家骗来公司呢?”立即就有人附和说:“就是。那年,人家刘红梅才20来岁,还是黄花姑娘呢,就上了节育环!”

  有人同情刘红梅,说:“一个女人,谁不想生孩子?跟青年走可以,只要带她把节育环取掉,生个自己的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

  有人同情王铁流,说:“那王铁流怎么办?56岁了,又有病。俩口子在一起生活20多年,就没有一点感情吗?”

  没有想到,立即有人站出来说:“大家别操心了,王铁流与吴清香很快就要复婚了!吴清香会照顾好王铁流的!”

  “不可能吧?”“扯淡,那怎么可能!”“王铁流这样没出息?”“离婚快30年了,还复婚?”大家议论纷纷,甚至惊叫起来。

  二

  吴清香是王铁流的前妻。上世纪八十年代,她的婚外情,轰动了柏松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她与机电车间一个青工,情不自禁在自家窗前接吻的事,当天就传开了;第二天,公司保卫科就将俩人叫去了办公大楼;第三天,俩人被公司停职写反省。

  这种风流韵事,发生在那个年代,与今天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可以说,王铁流一夜之间就白了头发;吴清香一夜之间就臭了大街;那爱好文学的“第三者”,起先还死杠,一副未婚青年有权恋爱,有权娶妻生子的模样,没想吴清香还没有离婚,自己反倒托关系,不到两个月就调动走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王铁流只好与吴清香离婚。一对儿女,经协商,儿子跟母亲过,女儿跟父亲过。吴清香是整个事件的过错方,她主动从家中搬了出来,借住在公司幼儿园内的一间小房里。一年以后,经亲戚介绍,她嫁给外地一位妻子已经病故的高龄工程师,远走高飞了。她的故事嘎然而止。

  王铁流下放回城已经是大龄,结婚就更晚了。儿子现在六岁,女儿只有四岁,怎么办呢?婚姻破了,家没有了,王铁流只好将女儿送到父母身边。妻子出轨,让他在公司抬不起头。早上去上班,一心一意工作;下班后,不是四处闲逛,就是到公司俱乐部消磨时间;到了吃饭时间,拿着饭碗就去公司食堂。等到天很晚了,才会回到那个空荡的家睡觉。他常常莫明其妙地想:这是家吗,根本不是一个家,是一个窝。他不知道明天的希望在哪里?

 三

  王铁流的颓废生活让崇拜他的一个忘年工友陈明保看不下去了。

  他们俩人是同一天招入公司(那时还叫工厂)的工友,俩人分配在同一化工车间,同一集体宿舍。有一点不同,陈明保是顶替父亲当上工人的小青年,王铁流是大他一圈的回城知青。俩人住在一起好几年,直到王铁流结婚后搬出。

  陈明保特别喜欢听王铁流说外国文学,说法国作家司汤达小说的《红与黑》,说主人公“于连”的奋争故事;说罗曼罗兰小说《约翰克利斯朵夫》;他永远记得王铁流的话:“陈明保,只要我漫画式地勾勒你几笔,你就活了。”在他心里,王铁流博览群书,很有知识,值得尊敬,值得爱护。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