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父亲的扁担
发布时间:2012-03-15   来源:华声在线衡阳频道  作者:  编辑:

又到过年的时候了,按照家规和惯例,兄荣四人都得回老家陪老人过年且轮流“做东”。去年是农历廿九日过年,老三“做东”。过年的那天上午,我们一小家子驱车回到距县城不到30公里的老家,一进院子看到老三父子俩一个劲儿贴春联、挂灯笼,很有年味,很是喜庆,接着母亲招呼着迎了出来,我急忙上前搀扶着母亲随之进入了堂屋,虽然我经常回家,这次却不同寻常,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望着桂在墙上的父亲遗像,摸着屋角里斜躺的那根扁担,人去物存,触景生情,怀念与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2011年农历正月初二凌晨5时许,这根结实、光亮而正直的扁担,伴随父亲走完了88岁的人生历程,父亲撇下他心爱的老伴、疼爱的儿女、可爱的孙儿孙女,去了另一个世界。我们兄弟姐妹七人及其家人当时全都在场、为他老人家作最后的送别,我们悲痛至极。
  父亲是患脑溢血走的,走得是那样的匆忙、过年那天,他特别开心,喝了点酒,谈笑风生,吃完年夜饭,看完春晚,还是他关的“财门”,初一清晨他去上厕所,却倒了下去,短短两朝卧病,竟再也没有起来。父亲走得是那样的安详,发病之后,只讲头痛头昏头胀,没有痛苦的呻吟,没有狂躁的嘶喊;父亲走的是那样的平静,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遗言遗训,我知道父亲说他的儿女们都已长大成人,并成家立业,很是放心,无须牵挂;父亲走得是那样的明白,似乎都是他自己安排好的一样,没有给儿女们增添丝毫经济负担,没有给儿女们带来任何的麻烦与不安。
  见物恩人,我迅速拿起扁担,弹去上面的灰尘,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父亲是一位农夫、一个凡人,他的扁担虽比不得朱德的扁担那样富有传奇色彩,但也有很多耐人寻味、感人至深的故事……
  扁担是父亲一生忠实的朋友。养家糊口时,是他谋求生计的工具;遇到坏人时,是他与之斗争的武器;开展工作时,是他处事做人的标尺。
  父亲的扁担,挑起的是全家人的生计与希望。
  父亲出身贫寒,生于乱世,从小就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膝下生有四男三女,家庭负担很重。父亲靠的就是这根扁担,起早贪黑地干活,日复一日地干活,默默无闻地干活。父亲当过生产队长,重活、累活、脏活他带头干,修塘筑堰垒石头、挑塘泥,双抢时节担刚脱下粒的湿稻谷,抗击旱魔抬抽水机,都少不了他的份。特别是父亲去冲里砍柴、挑柴的动作让我记忆犹新。我的老家是典型的南方丘陵地区,紫色页岩地质,鸟不落草不生,那时候我们那个地方不但没有煤气、煤碳,连木柴都没有,烧水做饭用的是稻草。为了解决燃料问题,父亲经常与乡亲们到4 0里开外的北乡(盐田黄柏村)冲里去砍柴,一大早就出去,一根扁担、一顶草帽、一把砍刀、一盒粗粮就匆匆上路了,太阳落山才能回来。父亲手脚利索,往往是第一个砍满一担柴火的,然后只见他把汗一擦、头一低、腰一弯、把扁担往肩上一放,吆喝一声便上路了。父亲夏担三伏不觉热,冬挑三九不言寒,常年劳作不喊累,肩膀上窘起了一层叉一层厚厚的茧。为了贴补家用,农闲时父亲便会做点小生意。天刚蒙蒙亮,他便起床,先到界牌银溪桥批发一担瓷器,挑到井头江,卖了之后又在井头江批发一担薯粉条,挑到台源寺、渣江、盐田桥等地去卖,每趟要辗转几个乡镇,行程数百里,日程六、七天,到家时常常是万家灯火,精疲力尽。父亲做的这些小生意虽然赚钱不多,可就是这些小生意,挑走了我们家最清贫的岁月,挑出了七个儿女的成家立业,挑出了三个大学生,小妹还是我们村第一位女大学生。父亲的扁担哟,它一头是人间的冷暖,一头是生活的甘甜。
  父亲的扁担,挑起的是人生的责任与道义。
  父亲的一生,阅历丰富,生产队长之后,还当了大队干部、公社企业办干部。l 9 8 4年,父亲从花滩公社企业办总会计的位置退了下来,告老还乡,当时我已参加工作,家境渐渐好了,我们都劝他休息算了。然而,父亲却说:不行,满崽(当时还只有1 1岁)还没成家,我的任务还未完成。于是他又拿起那根扁担,干起农活,做起了水泥、煤碳生意,一晃就是13年。1997年小弟成家后,我们劝他再也不要干了。他说我还有些心愿没有实现,硬是坚持劳作。没想到事隔四年,他竟把他一分一分积攒起来的万余元钱全部拿出来,修起了台源镇第一条村级简易水泥公路。他还牵头组织村民带头捐款、建堂屋、修水利,关爱寒门学子,救助困难群众。父亲年轻的时候,血气方刚,侠胆仗义。有一次从井头江担薯粉条回来,途经七里长冲时,沿途7、8里荒芜人烟,天也黑了,很是凄凉。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两劫匪对一生意人实施抢劫,父亲毫不迟疑拿起扁担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厉喝一声:不许胡来。劫匪看父亲也只有一个人,意欲顽抗,父亲两三下子就把劫匪打倒在地,另一劫匪见势不妙逃之夭夭,以后,这个路段便清泰平安了。父亲担任公社酒厂负责人期间,曾经发生白酒失盗事件。父亲知道后带领两名职工蹲点守候,用的就是这根扁担打消了盗贼的妄想。父亲忙在一双手,情在一副肩,铁肩担道义,一生行善无数,累诗捐出善款数万余元。父亲的扁担哟,它一头是人生的信念,一头是乡亲自勺敬叹。
  父亲的扁担,挑起的是我的健康与幸福。父亲4 0岁生我,也许是中年得子的缘故吧,他对我特别疼爱。我读小学时患有腿疾,经常发作,不能行走,父亲非常着急。为了帮我治病,他一边做生意,一边带我四处求医。出发的时候,父亲将我抱进箩筐,喊一声“崽啊,坐好了”,便挑着我开始了一天的征程。可民间偏方与乡间名医并不好找,父亲挑着我跋山涉水四处寻觅。儿时的我并不能体会父亲的艰辛,反而喜欢坐在箩筐里仰视着父亲,看着豆大的汗珠从父亲古铜色的脸上不停地滚落。箩筐随着父亲有节奏的脚步摇摇摆摆,我竟然非常享受,常常坐着坐着就睡着了。父亲怕我着凉,便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我盖上。到达目的地后父亲开始吆喝着卖东西,我便坐在扁担上,生意清淡时父亲给我讲一些民间奇闻、故事与笑谈,在帮我打发无聊时光的同时,极大地开阔了我的眼界,丰富了我的知识,激发了我强烈的求知欲望。我饿了,父亲便给我买几个热包子,一边帮我吹冷,一边看着我狼吞虎咽。父亲挑着我辗转求医好几年,挑走了我的腿疾,挑走了我的健康。从此以后我很少跟着父亲奔波,然而我却非常怀念那段求医的日子,父亲朗朗的笑声、富有哲理的吱吱声、美味的包子……都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记忆里。父亲的扁担哟,它一头昰父母的渴望,一头是儿女的摇篮。
2010年除夕的前一天,父亲仍然用这扁担挑着一担盛满小便的粪便,去给农作物施肥,他说新年就要到了,一切烦恼都要忘却,一切淤水都要洗去,回来之后父亲习惯地把它放在屋角,可谁也不曾想到,这么一放,父亲就再也没能拿过。
我仔细端详着父亲的扁担,看到它,仿佛看到父亲那勤劳朴实、和蔼可亲的面容,仿佛看到他那挺拔如松、轩昂似柏的气节,看到他那乐善好施、仗义疏财的品德。如今这根扁担虽然只能形单影只、悄然无声地伫立墙角,但我觉得它更加挺拔正直、更加轩昂厚重、更加光彩照人......
  敬爱的父亲,别后整整一年了,家乡又发生了一些变化,您在天国还好吗?(凌奉云)

华声在线永州频道 华声在线张家界频道 华声在线益阳频道 华声在线郴州频道 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华声在线株洲频道 华声在线娄底频道 华声在线邵阳频道 华声在线湘潭频道 华声在线常德频道 华声杂志 科教新报 三湘都市报 长沙网 华声论坛 湖南在线 华声在线 湖南日报 华声在线湘西频道 华声在线怀化频道